谎言?真实?逃……吗?

  那天所有人都惊慌失措,林雨隐隐约约记得那里,那个真正的鬼屋里,十分意外地并不阴森,林雨的潜意识里竟觉得那里面比外面还亮堂暖和许多。鬼屋里的格局摆设非常简单,就是几堵墙,墙上挂了一些不是很恐怖的小饰品,和几串明明暗暗的彩色小灯,却意外地感到几分温馨。

  ——可我不是……啊。

  她慌忙转过身,发丝扬起扫过旁边人巨大的膝盖。人们在变大,世界在变大,一切都在变大,包括那些目光眼神,那些嘲讽与造谣,那些光,那些事不关己。世界在逃跑……还是她在逃跑?

  林雨觉得自己没有动。

  就连林雨耳边的声音也手忙脚乱地传来像是在逃跑。她好像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说她怎么怎么了。

  可她看不见他——那个说“谎”的人。

  “所以……是世界在逃跑咯?”

  她身后传来幽灵般的声音,有些尖细,很好听,然后声音的主人又咯咯笑着。她蓦然回过头去,却发现早已空无一人,也空无一物。那声音还在回荡,声音的主人还在笑嘻嘻地讲话,‘‘咯咯、咯咯。’’可当林雨环视四周时,所有人,所有世界都已经跑远了。她感到害怕,害怕于是促使着她也转身就跑。路上林雨可能撞到了不少人,可她分明就没有看见。林雨卯足了劲儿拼命地跑,她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喘气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好像就连大脑与腹腔都在随着心脏剧烈地跳动鼓胀收缩着,一下,两下……林雨听到有人摔倒的声音,东西被打碎的声音,水洒出来溅到地上的声音,文件资料纸满天飞后一张张撒在地上的声音,运动鞋在光滑地板上摩擦出的脚步声,尖叫声,大呼的声音……

  ——我好怕。

  林雨现在才开始发现,好像是人们在离她远去,声音在离她远去,一切都在离她远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到了她无论如何再努力也触碰不到的远方,那是她的天的边缘以外的地方了,不过到也可能是别人的天。其实啊……好像是她在逃跑?嘻嘻。

  林雨跑啊,跑啊,跑到了一个没有人发现的了的走廊里。她停了下来。走廊很高,很窄,很长,只够一个人通过,却高得离谱,好似能通天,明明很窄却让人有一种身处教堂的宏大庄严感。

  走廊的尽头似乎是一扇窗,落地的那种,一直从最顶端到最底下都好似透明,窗上的木阑有些许通透,很漂亮地散发着温柔的暖色光辉,好似可以包容世间的一切错误,当然并不包括她。

  林雨看了心底感到有些慌张,却还是被不愿接纳她的柔光吸引着继续往前走。光影摇晃,抖动,好像是看见了林雨在发抖。可她只是一个人呀,怎么会让光害怕呢。走廊里回响着高跟鞋的鞋跟敲击地板的声音,“哒、哒、哒、”的,与林雨的脚步完全同步,可林雨今天穿的是运动鞋。地板是灰白相间的石地板,墙也是巨石砌成的。整个走廊都呈灰色系,斑斑驳驳,看着很古老了。

  林雨终于走到了底,却发现尽头并非如她所想。尽头竟是那般开阔,墙角一折又是个又窄又高又长的走廊,不过现在的这个走廊恐怕能并排走四五个人。靠边停了一辆小火车一样的类似于交通工具的东西,是红色的,有点像伦敦的双层大巴的漆放置干透了许久,碎开脱离车体漆皮起皮了的陈旧感。占了三四个人的宽度。总之也很窄就是啦。

  林雨有些怕,但是想到那些刚刚的场景后她似乎就已无所畏惧了,她咬咬牙,就像喝奶茶时习惯性地咬咬吸管一样,然后跳上了车。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火车启动了,临走前似乎还发出了一声悲鸣,却是很悦耳。

  然后眼前的走廊轰然倒塌了,她又一次听到了惊呼声和尖叫声,可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前一片漆黑。

  然后晕了过去。


大概是初入拉俟托。

改自梦3。梦3就是刚刚写的,但是由于里面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所以可能就不发出来了。

评论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