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与弧,不清楚的迷惑

  我被架在一个网兜上,身下是火焰炙烤,时而发出爆鸣的惊人声响。没有感觉,像是普普通通地在森林里支起一张吊床,睡着了,任由蚊虫叮咬啃噬我的肉体与鲜血。平常无比。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什么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炽热岩浆吞噬着偶尔凭空出现的泥土石块,上面覆着一层薄薄的水。青蓝的天空上面有云朵悠悠地飘,没有阳光。我看不见楼房,看不见山石草木,看不见川河湖海,看不见别的人,我也听不见别的声音。只有风偶尔吹来,时常有一股清新的气味,那味道我说不清,有些令人窒息。不过感觉很好闻,不是臭味也不是异味,真的很清新但也特别的奇怪。我说不清,那其中好像弥漫着硝烟,战争与死亡。恐惧。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精神出现了问题,我说不清,我说不清。那味道令人感到很安心,令人感到很恐怖。
  
  我偶尔能看见一些东西,可那也只是不停地,飞速地一闪而过罢了。雪白的闪电凭空出现在那里的晴空中,没有雨云,一个一个圆圆的的东西在闪烁,在点燃空气,在点燃一切。透明的蛇在空气中舞动,扰人视线,奇妙非凡。然后它们全都爆炸了,冲击波我也感受不到,可我周围闪烁着出现的东西全都被吹得倒飞而去了,我像是空气,却又不是空气。我知道“我”这个人是确确实实存在于此的,存在过于这世界的。
  
  我存在过。
  
  宏大的脚印有时会出现在地上,又被岩浆渐渐吞没,失去踪迹,我无法追上脚印出现的速度,我想要追上。
  
  我说不清,但我又能感受到我的心跳,我的思想,我的生命。我应该还是活着的,但对他们来说,我已消失。我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手抚上自己的胸口,我感受到我的心脏正有规律地跳动着,那与往常相同,没有特别。普普通通。
  
  我并无特别之处。

开头源于今天的一个梦,我被人网住,像离水的鱼一样渴求着雨水,可没有雨水。他们把我放在火上烧烤,网断了绳子,我掉到了火中,水全都蒸发。

评论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