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12

  我又做噩梦了。
  
  梦里我被抓了起来(我是指像监狱里的那种抓,不是字面意思),我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
  总之,我有罪。
  这个监狱里设施很奇怪,只有圈起来整块地的铁栏杆,没有让犯人待的那种监狱。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大的房间,堪堪放得下一张单人床和一些其他的设施,犯人可以自己要求购买些什么,只要不超过指定金额且没有危险品违禁品即可。
  我感觉好像是在玩游戏。这他妈不像是监狱吧。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忘了,我喜欢的人也进来了,她突然要被处刑。
  我去看她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已呈疯疯癫癫状,微卷的深咖色发丝凌乱,神志不清,甚至也不认识我。我被允许靠近一点。
  处刑方式很奇怪,把犯人的头泡到那一坛的水(?)里罪人就不行了,并不是窒息而死,到像是什么魔法,或者什么魔药。
  最后犯人会融化在里面,水(?)却还是清清亮亮的。
  反而像是被净化了一样。
  
  她马上就要被浸泡了。
  我凑到她面前,我跟她说,告诉你个秘密。

  “我其实喜欢——”你哦。




  猛地惊醒过来,我才发现我才是被浸泡的那个,她在围观,她用一种很怜悯的眼神看着我,不达眼底。

  我想起来了,是她出卖了我。

  我可以现在就开始尖叫,说我是无辜的,不,我不是无辜的,但是她也不是。
  她让我和她一起一步一步完成了这件事,她才是主谋。
  然后他们会义正言辞地说,污蔑别人是罪恶的,你罪加一等。
  然后浸泡我。
  我于是没有。
  我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仇恨?

  还是在说,你看,我多喜欢你啊。




  我好像又开始做梦了。
  她死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融化在了清澈的水里,自己也变成了清澈的水。
  我就知道,她也是清澈如水。
  我作为喜欢她的人,被要求整理她的遗物。

  现在想起来,她的朋友那么多,她们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他们知道我喜欢她?

  我走进她的房间,发现里面很干净整洁井井有条,甚至太过干净了,干净到诡异,好像她的东西都跟着她一起消失了一样。
  她的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个信封,写着是给我的。
  我拼了命地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个纸条。

“我恨你。
对不起。”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我背叛了她。我才是那个该死的,怕死的人。
  草。
  我咒骂着自己,我都不知道我在决定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




  “浸泡。”
  在感觉还未到来时,我已经变得透明了。所有的波都穿过我,我听不见声音,看不见光。
  看不见她。
  草。
  我又开始在心里咒骂,这次是发明这个东西的人。
  草。
  我的过去、现在、将来,恐怕都要被浸泡在这个透明得太过纯净的世界里了。
  太疯狂了。

也就是说,被净化(?)的人其实是我,而非她。
是她背叛了我,出卖了我,可能是出于什么原因吧,她为了保全自己让他们处决我。
被净化(?)之后的世界什么都没有,亦或是说,因为我变得透明,光本应透过瞳孔在视网膜(?我不是很了解)上成像的,确无法在透明的东西上成像,更不可能透过不存在的瞳孔成像。
诸如此类。
我变成了一团不存在的空气,我感受不到别人,别人感受不到我。
不,或者可能连空气都不如了吧。

评论(4)
热度(3)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