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11

  这个世界不知道何时被夷为平地,我站在唯二剩下的两座高楼的最顶上放眼望去,世间还有的只剩下草原。
  绿色的草原,蓝色的草原,粉色的草原,它们都是会动的碧浪。
  没有狼藉。
  我知道,所有的废墟都被这些草吞噬了。不过也有可能是腐蚀掉的,亦或陷入地心燃烧成火焰。
  
  我不知道。
  
  不过我也知道,我这里现在应该暂时还很安全。也不知地狱何时才会到来,我何时才能赎罪。
  
  我不知道。
  
  突然,一切都崩塌了,楼层,天花板,钢筋水泥全都出现了裂纹,然后又碎开来,往下缓慢地,缓慢地掉。
  我突然失去了想死的欲望,意识到我可能反而会是最后一个活下来的。我抓住天台上那根很长的绳子,在尚未断裂的钢铁上打了死结,紧紧地攥着它。
  
  事实证明我没有做错。
  我绑绳子的那根钢筋竟然没有断裂,我可能平生全部的幸运都用在了这里,我吊住了。
  
  然后我的手滑了一下。
  
  还好,抓紧了。
  这时,地上突然出现一个黑衣蒙面者,不知道为什么她给我的感觉十分熟悉。
  她拿枪指着她面前的一对情侣,我看见他们都戴着眼镜,所以看不清他们的眼睛。
  那里面是什么。
  
  我不知道。
  
  她给了情侣中那位男孩一把枪,对他说了什么。
  他摇摇头。
  她又拿枪指向女孩的腿。
  他摇摇头。
  她开枪。
  他摇摇头。
  她又开枪打断了女孩的另一条腿。
  他依旧摇摇头。
  她的枪子儿打向了女孩的腹部。
  他摇摇头。
  她开枪打死了他。
  女孩哭着扑向至死都面无表情地男孩,不知道心里是悲伤还是疼痛。
  亦或兔死狐悲?
  
  我不知道。
  
  女孩被地面吞噬。
  眼中的东西我依旧看不懂——纵使她的眼镜早已在为疼痛而挣扎的时候碎裂掉落到地心。
  她消失了。我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黑衣蒙面的姑娘又看着我。
  我没忽略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直到她把枪也对准了我——不,或者说,吊着我的绳子。
  绳子断了。
  不!
  我在空中挣扎,发现我也是缓缓地掉落。她接住了我,好像我很轻似的。
  她示意我拿起枪,站起来。
  我拿起枪,站起来。没什么难的嘛。我发现我好像跟她一样高。我的眼睛与她的平视,平静得不行。
  她让我杀死对面楼里一个人,并报出了她在哪层楼的哪儿。
  很吃惊,我发现对面的东西我看得一清二楚,直到我看见了我要杀的人,她正在吃饭,刀叉使得流畅得不行,她在吃牛排,好像在跟什么人讲话。可我看不清别的了。
  她是我。我是她。可她也不是我。
  可我是她。
  我的手颤抖着,颤抖着,黑漆漆的枪口对准她的胸口,久久无法扣下扳机。
  她是谁?
  
  我不知道。
  
  枪声响起,我的胸口骤然爆开,血花飞溅,好痛,好痛。
  我看向黑衣蒙面的姑娘,她这时的面纱已经掉下来了,我看见她跟我枪杀的姑娘一模一样。
  跟我一模一样。
  她也胸口飙血,震惊地看着我。
  
  
  『就让我们全都下地狱去吧。』


我,我打死的那个人,黑衣蒙面的姑娘是同一个人(??)。
某种意义上。
但其实也不是。

评论(1)
热度(1)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