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空间,被掐死的团子与柠檬糖

  那是……一片汪洋的棉花糖一样的白色空间,很小。
  
  看起来就是软绵绵的,像天上悠悠的云朵,摸起来就更是软绵绵的了,而且极富弹性,将自己整个身体的重量摔在上面也一点都不痛,还会再上面反复弹来弹去,随即便是天旋地转,早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上下左右了。很快看起来软绵绵实际也软绵绵的空间内弹出来了一个白色的团子,看起来很软手感很好,于是林雨便伸手接住了它。
  
  确实是很软的,手感超好,林雨想要把它带回家抱着睡觉。她突然想起来,她早就忘了自己究竟是谁啊。她倒是记得清楚,“林雨”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个代号,还有就是她的名字,自己书上学到了数字算命暗搓搓给自己算了算,得出来的数字是4 4 4*——别的她也不记得了,脑子里仅余“无穷无尽的矛盾与疲劳”。
  
  更多的团子冒了出来,白雪的棉花糖的空间变大,雪白的小团子的数量变多,几乎充满了整个地方,虽然是柔软无比却还是给林雨以不小的压力,到处蹦蹦跳跳乱窜,搞得气流紊乱还压得林雨有些喘不过气来。于是林雨不再在这片空间里弹跳,静止了下来,与那个第一个团子的眼睛——呃,其实只能说是两个绿豆大小的小黑点——对视着,手渐渐攥紧。团子似乎也是有生命的,它原先在林雨手里活蹦乱跳似是在挣扎着,现在却是也消停了下来,眨巴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林雨,没了动静。
  
  等林雨感受到团子的一个机灵回过神来时,团子已经开始迅速萎靡了。她的手像是在掐着杀父仇人一样掐着小小的团子,团子虽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脸,但是林雨能感觉到团子在皱眉,不知道在哪儿的脸扭曲涨红了,很痛苦的样子。林雨吓得立刻松了手,团子砸落下来,像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继续在空间里来回闯荡,它越来越小了,脱水了一样臭巴巴地皱到一起,开始变小、变小、变小!林雨看见它在许许多多一样大小一模一样的团子中越来越显眼,在白得晃眼的地方变成黑色,吸引着她的双眼,团子牵引着林雨的视线。
  
  “啵”的一声,团子消失殆尽。原地出现了一块柠檬糖,不跳来跳去,而是安详静谧地在空气中漂浮着,有什么威慑力一样的,那些杂乱着跳跃的团子好像都很害怕它,神奇地躲过了它。不知为什么这颗柠檬糖也是白色的,可林雨就知道那是柠檬糖——应该。她伸出手,抓到糖果。柠檬糖在空气中打了个转儿,像风中破败的柳絮一样,却还是落到了林雨手心里。直觉告诉林雨这事儿有什么不对劲,但忘掉了死去的团子,好奇心还是驱使她把糖丢进了嘴里。
  
  那柠檬糖——或者说不是柠檬糖的糖——是入口即化的,很苦涩,很难吃,完全没有柠檬糖酸酸甜甜的味道。林雨很讨厌。但是柠檬糖让她感到了真实,她恍惚间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实了,虽然她之前也没有觉得自己变得透明了一样……不对,似乎有。
  
  那糖如同毒药,饮鸩止渴。
  
  林雨尝试了很多办法,她拍打白色的团子,她扒拉空间的四壁(虽然它是不规则的)……她发现,只有掐死团子才能得到。于是啊,林雨掐死了好多好多团子,虽然她确实于心不忍甚至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残忍,但是她必须这么做。为了生存下去。她觉得柠檬糖如毒品,吸引着她,她需要它们,没有它们她会死——虽然她不会死就是了。很快空间里到处都飘着白色的柠檬糖,散发着甜美的气息。林雨很享受。林雨到后来掐那些团子的时候眼睛眨都没眨——早就麻木了。
  
  现在的空间已经很大很大了,广无边际,而最近的边缘出现了黑色的墙壁。她有些好奇,但是却难以靠近,因为她也漂浮在空中了。
  
  后来没多久,黑色的墙壁里伸出了一双漆黑的大手,真的很大很大,蒙住了林雨的双眼,那姿势,就像是要把林雨掐死一样。林雨感到痛苦,她颤抖着双手想要把那双扼住咽喉的手扒开,却失败了。她皱着眉,却看不见东西。她的脸色渐渐憋的通红,痛苦扭曲在脸上,然后她疯狂地在那空间中闯荡,一切都重了影,随即唇舌的鲜红色一闪,林雨感到世界在跳动,如疯狂的心跳脉搏一般。
  
  她顺着红色化开流下,很惊讶的是她又能看见东西了。她不自主地闯入所有的地方,甚至疯狂的心。她想,她也变得疯狂了啊。
  
  世界重新陷入黑色的夜。

4 4 4——三个数字分别代表个性数字(什么样的人)、心灵数字(内心活动——欲/望与恐惧)、社会数字(外在个性——向外部世界表露的特点)。
而4代表稳定坚实,做事踏实让人信赖。喜爱逻辑推理而厌恶虚幻。有组织能力,每一步都踏踏实实没有新奇之处。固执,疑心重,时常疲劳过度。在2中体现的矛盾会在4上加倍。
2的矛盾性——正反两方面的混合体。内向、孤僻、喜怒无常、优柔寡断,还有些自省。

我jio得数字算命真的是个好东西!反正对于我来说是蛮准的啦。
唔,其实我这个人有些轻微迷信。

评论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