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校园与冰

  要接受“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的事实是很困难的。
  
  就像现在,我站在空空荡荡的校园内,热浪一层层铺展开来,模糊了气流与光线。
  
  前一秒还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操场现已寂寥无人,孤寂感不畏热浪爬上心头,凉凉的。
  
  我可以看到天开始在下雪,晶莹的雪花从湛蓝的,没有一朵乌云的天空落下,夕阳耀眼无比地投射来光芒。
  
  飘飘的雪花在半空中融化成了雨,在落地的一刹那有凝结成冰,有型的冰花比比皆是,折射着灿烂无比的阳光,明媚有五光十色,世界变成了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
  
  风开始飒飒地飘着,有些冰粒飘浮了起来,聚成一个个人影,我看到了熟悉的人以不熟悉的形式呈现在眼前,他们运动着,跑来跑去亦或是打着球,指手画脚地欢乐交谈亦或缩在角落里暗暗写作业,但世界安静无比,没有运动的声音,没有交谈的声音,没有脚步声,没有风吹来树叶颤抖的声音——是的,树叶也凝成了茧蛹,在阳光下好像随时都会破碎开化茧为蝶舞动在冰的世界里,冰的空气中——只有冰的声音。

  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冰凌生长的声音,冰粒落地的声音,雨水落地凝冰的声音,脚踩在冰上冰碎裂的声音——都是脆脆的,很好听,但是不漫长,不漫长,留不长,无法长久地在大脑中留下,或在着冰的空气中绕来绕去,最后也变成冰。
  
  说实话,冰的声音像璀璨渺小的星星,像脆弱幻美梦,像小孩子爱吃的棒棒糖,像销声匿迹了的犹豫,像雨滴滴答答地在檐上奏响的简单却不单调的乐曲。
  
  校园变成了冰,与时间一并凝固在了透明的冰里。
  
  我也是。

其实上周就毕业典礼啦,但惊人的是我的泪没能掉下来。周围哭声一片,我却只能不知所措地站在最后一排,遥望着舞台上的灯光,遥远到无法触及。它是那么地闪亮,闪亮到不可能属于我,我能做到的也只是羡慕而已,羡慕他们的光明人生,远大前程。
喔,其实我还是哭了。没能哭出来,只能心里阴霾地落着点滴细雨,绵绵的,快要溢出来的时候就被心中的寒气凝成了冰,越胀越大却变成了固体,再也流动不了了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开始了。】
试图正能量一点吧☆

评论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