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意义呢?”她说。
那声音缥缈如同早熟孩童的梦呓,在一片雪花白的墓里回荡得有些阴森。
“什么意义呢?”
“意义呢?”
“呢?”

我抬起头,我蓝色的眼睛对上她紫色的,我顿住了。
她明紫如星空的双目空洞无神,眼睛没有对上焦,眼瞳漆黑如漩涡要把我卷入其中。
她看不见我,但是她似乎知道我的存在。

是啊……毫无意义啊。

我知道的。

真的,毫无意义。

催眠自己,麻痹自己。仅此而已。

世界上最难的就是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告诉自己,可以的,你要去尝试,去触摸不存在的东西,想要拥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评论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