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处的记忆,你我(我们)*与“他们”

  水泥墙凹凸不平,坑坑洼洼。
  
  天下着雨,落在水沟里流淌着泥水,顺流而下。
  
  电线,施工的帆布,散落在地的工具,橙红橙红的砖块,沾满了尘埃的漆黑瓦片碎块,还有灰突突,浅黄色的,已经掉皮了的残骸断壁。
  
  灰突突的玻璃门紧锁,你可以看见里面一成不变的昏暗灯光,瓦数很低很低,它被电线牵制住却还是摇摇欲坠,那么看上去好像就要掉到地上了一样。
  
  有些令人怀念呐。
  
  那些你看不见但我看得见的工人们把被你画满了涂鸦的墙壁打碎,于是那砖块一块一块地碎裂成为齑粉与不规则的红块,带着只有你看得见的记忆,混着水泥的外壁便落在地上,叫人难以行走了。
  
  我却还自顾自地跟着你走在了那上面,身子轻飘飘。
  
  我听见你自言自语着他们听不懂的话语,想着别人是否会听得见。
  
  也不知道啊,这世界为何会让你这样的人出现?你是无人问津的小孩。我知道你现在永不会快乐,也只能自娱自乐在儿时的乐园中麻痹自己。

前几天做梦梦见自己死在了建筑工地里,遂有此篇。(???我怎么会做这种梦。)
“我”就是我,真实的我。“你”指我看见的林雨,而那,可能并不是真实的林雨,可可以肯定的是,那个我看见的林雨与我所知的林雨是同一个林雨。

评论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