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鸟(上)

  有什么东西在灼蚀我的气管……不,也许只是咽喉,也有可能是那五片可怜的肺叶。想到这里我竟不禁笑了——小声地大笑会加快死亡。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我还只是一个无知的小女孩的时候看到过的一个故事*,啊,不过也有可能是黑童话,它被我铭记于心。我想象我也有一只百灵鸟居住在我的声带上,现在,她已长成。
  
  “是时候毁灭你了。”
  
  我听到她这么说,声音熟悉如同我的。然后她用尖锐的鸟喙熟练地啄开我的喉咙,仿佛那本领与生俱来。她纵向撕裂它,牵扯到大动脉,像是美工刀顺着手腕从手心划到小臂。然后扑闪扑闪被鲜血染红的翅,连带着早已吞入腹中所剩无几的心,飞走了。
  

  那么,“我”在哪里呢?


故事的大意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了追求一副好嗓音,按照一个偏方生吞(?)了一只百灵鸟,于是这个人有了好嗓音,并因此获得成功。最后,一次演讲上,讲到了一半这个人突然不能说话了,然后喉咙里飞出一只百灵鸟来。百灵鸟绕着他飞飞,居然发出了他的声音,用他的声音说话。然后百灵鸟飞走了,这个人失去了他的嗓子。
至于后来他怎么样了,我不记得了。

下篇
其实是一起写好的,但是总觉得它们俩应该断开……不知道为什么。连在一起的话就似乎有些过于连贯了,毫无意义,断开来就似乎会有些不一样了——停顿的感觉总会让人不习惯吧。

评论
热度(2)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