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鸟(下)

上篇

  替“我”思考,替“我”说话的,是她。而我,只是掌管了“我”的行动而已,什么都不是。而如果“我”的言语,“我”的行为完全不统一的话,“我”又能算什么呢?我不知道。所以,我只能当她毫无主见的提线木偶,“我”说什么,“我”做什么。就连心也被控制了,自主的“口是心非”也做不到了。所以,“我”到底是“我”?还是我?还是她,也就是那只狡猾无比的百灵鸟?我用血肉与心浇筑她的全部,供给她寄生所需的养料,却换来个如此下场,你说啊……我是不是不得好死……?哈哈。……大概吧。这可真是搞笑啊,我想,我明明本有属于自己的思想,属于自己的嗓音,属于自己的一切。
  我躺在地上,四肢像一张摆久了的鸡蛋饼一样摊开。大量失血使我无法动弹,不,不想、不愿、不肯动弹。我还能感受到血汩汩而出,可它正在渐渐由热而冰凉。我用鼻子大口大口地呼吸,像是一个即将溺亡的人一样浸泡在水中,想要呼吸,可无法呼吸。四周都是水。我听到我的嗓子像漏了气的鼓风机一样,“嘎吱嘎吱,嘎吱嘎吱。”我哈哈大笑了起来,可惜我自己听不见。别人听不见。大脑听不见。心也听不见。安静得只有空气进出口、鼻、咽、气管、支气管、还有可能是食道的东西的声音。“咔哧,咔哧。”
  眼睛流出暗红的泪来。
  
  ……太好笑了。

评论
热度(2)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