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有点痛苦,不知道怎么下笔……总觉得这样写那样写都不大对劲,然后就显得特别中二。怎么说呢……这种感觉。

   2
  初一的时候有一次心情很乱,不知名的想法又不断在脑中盘旋飞舞。我在学校里找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坐着发呆,喃喃自语着些什么东西,那些只是些无理取闹毫无意义的话语,说真的,就连我自己有的时候也是听不懂的,只任由它们被说出来,被表达出来,被世界听见又被世界忽略或抛弃。它们是睡着人梦境里的怪奇物语,诡异的杂谈。
  一次有个男生不知道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经过“我的”地盘,听到了那些东西。我一开始没觉得什么,听到了就听到了呗,随他去啦。反正,谁应该都是有秘密的嘛。
  虽然心中确实有一些的小小恐慌,但是我还是不停地给自己催眠。没事的。没事的。他不会说的。未来还要做同学的呀,他不会为难我的呀。
  
  没事的……吧。
  嘻嘻。
  
  那是年少无知的日子,那时候说话无罪,不管你说了什么,伤害到了谁,你都是“不小心的”。你“还小”,你才十三岁,你做什么都是“无心”的。好吧,可能确实是无心的。
  可我有心啊。
  
  那天后来我回到教室里像往常一样赶走了占着我的座位不走前来串班的同学——虽说其实她们眼里可能就从来没过我——然后十分正常地坐到位子上,尽己所能忽略那些同学怪异的眼神。
  那一瞬间教室里所有人确实安静如鸡。
  我的同桌平时跟我走得蛮近的,可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尽力地远离我,坐到靠墙的最那头,甚至要贴着墙坐了……我很奇怪又无奈,问她,干嘛这样啊。她惊慌地摇了摇头,嗖地一下窜了出去,跑到她闺蜜身边跟她说了什么悄悄话,眼神中带着哀求,好像要叫她相信她什么。
  我这时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我看,眼神不明而笑不达眼底。
  
  我不知道。
  
  我仿佛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
  那些谜语一样的窃窃私语令我惊慌,大脑变得空白,名字变得空白,我变得空白。
  
  谜  底  为  何  ?
  
  泡沫碎了。
  
  在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处于一种被勒令窒息的状态。一个人,什么都是一个人。我,曾经的我受不了。一个人自己给老师交作业,一个人坐在食堂吃饭,一个人晚扫,一个人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质问我发生了什么。一个人。我试图问别人一些问题,可好像没人看见我,没人听见我。
  直到后来出现了新的玩物情况才有所好转,每天在学校等待我的不再是一些令人恐惧作呕的冷漠了,我出乎意料地高兴。
  可从那以后,我时常就透明了,无人发现我。
  我甚至也经常做噩梦,梦见我真的透明了,皮肤血肉像水晶汤圆的藕粉皮一样,晶晶亮亮的。浊沉淀了又沉淀,从脚底流出。我脆脆的,硬得像玻璃。

评论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