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片段

  我回头撇了一眼,发现她的金丝眼睛很好看。
  但是那个时候她是她。她,林梓文,林梓文,林梓文。我在心里反复强调。不是L,不是E,更不是F。她是她,是林梓文,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她,所以这时候我不能对此有任何的看法,不能与这个问题有任何的瓜葛。
  我重新开始盯着老师看,耳朵里听不进她都讲了些什么,脑子里全是她冲着别人笑的样子。我听见她的旁桌恰好跟她讲,林梓文,你的眼镜……

评论
热度(1)
© 每天都是傻子 | Powered by LOFTER